说说脑死亡和器官移植的那些事儿

每个人都只被赋予了一次生命,于时间的无涯荒野中,它短暂而珍贵,所以我们总是希望活出精彩,活出意义。但是,你知道么,随着医学的发展,生命画上休止符后也依然会有价值。今天,最后一期康康来了,让我们共同了解一下脑死亡和器官移植的那些事儿吧!



脑 死 亡

随着医学科技的发展,患者的心跳、呼吸、血压等生命体征都可以通过一系列药物和先进设备加以逆转或长期维持。而脑死亡是全脑功能包括脑干功能不可逆终止。人体的呼吸中枢位于脑干,如果脑干发生结构性破坏,会直接导致呼吸功能停止,无论采取何种医疗手段都无法挽救患者生命。



脑死亡与“植物人”的状态很像,但有根本的区别。“植物人”脑干功能存在,昏迷只是由于大脑皮层受到严重损害或处于突然抑制状态,患者可以有自主呼吸、心跳和脑干反应;而脑死亡是无自主呼吸,是永久、不可逆性的丧失。


sfd


目前医学上通行的死亡标准是脑死亡和心脏死亡。但心脏是一个独立收缩的器官,即使在没有脑神经支配的情况下,还能维持跳动很长时间。所以许多医学家认为脑死亡标准更科学。


卫生部脑死亡法起草小组最新标准:

1.深昏迷。

2.脑干反射全部消失。

3.无自主呼吸(靠呼吸机维持,呼吸暂停试验阳性)。

4.在首次确诊后,观察12个小时无变化,方可确认脑死亡。


今天康康请来的是全国人大代表,无锡市肺移植中心主任,中日友好医院肺移植科主任陈静瑜。对,就是那个在两会期间还抽空操刀了肺移植手术的陈静瑜主任。



陈静瑜主任是中国肺移植界的“大神”。2016年全国共204例肺移植,陈静瑜团队完成了136例,成为全球第二大肺移植中心。每年中国七成的肺移植手术全压在了他和团队的身上。快来看看小康和大神的合照吧~~~


小康和陈静瑜代表合影


作为一名每年操刀大量手术的医生,陈静瑜主任见惯了生死,作为一名人大代表,陈主任对这些生死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和责任,快戳视频听听陈静瑜主任的高见吧!




划  重  点


01

您是怎么做到无锡北京两地执医的?


陈静瑜代表


去年光飞机来来去去100来次吧,每周都要来北京。无锡的团队基本上都带出来了,所以我在参加两会期间,无锡团队正在自己做肺移植手术。代表休会日,我也做了两台肺移植手术。


02

为什么要呼吁脑死亡立法?


陈静瑜代表


因为没有脑死亡立法,我们有限的医疗资源被浪费了。很多脑死亡病人在ICU打着呼吸机,实际上就是维持心跳,是无谓的抢救。另外,还造成了很多的病人的经济负担,因为医保没办法覆盖,很多都需要自费,尤其是脑死亡病人的维护,自费的药非常的多。此外,这也是对我们死者的不尊重,因为脑死亡肯定就是死亡,没有复苏的可能。


03

 脑死亡立法对器官移植有什么意义?


陈静瑜代表


我国心脑死亡公民的正常器官捐献,这几年发展的非常快,快到国际上都已不可想象,老外都说amazing,中国发展的太快了!我们2015、2016、2017年,全部是运用的心脑死亡公民的器官捐献,2017年数量已经达到了5146个。这个数字是全球绝对值的第二位,仅次于美国。



今天,虽然已是本年度的最后一期的《康康来了》,但是大家不要担心,我们的康康cp还会在闭幕那天与大家相见,大康和小康也不想这么早和你告别呢!


监制:张琼

策划:吴晓振、王洋

前方记者:孙有浚、曾雅婷

后期剪辑:全会

文字编辑:全会


责编:黄颖、张觅奇

审核:张琼、张纪



往期更多精彩

  • 正在看手机的你,快来听委员说说你的眼

  • “无痛分娩”,安抚了谁?

  • 大宝二宝都喜欢,妈妈更需要

  • 全科医生要火?家门口看病能安心?

  • 不是儿女不孝顺,养老的确是个大问题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